Discuz! Board's Archiver

时光太瘦i 發表於 2019-6-9 01:25

品牌女人

品牌女人
      
   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契子
      
    成渝线上有一个不惹人眼的小县城,和县城十里之隔有一小有名气的小镇   若要问这镇方圆有几何,工矿有几多,说出来准得吓你一大跳。
    或许老鼓锣都还记得这么一句顺口溜:鼓锣场,两寸长,这头放屁那头响。单是那冒烟的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的烟囱就几十个,加之那不冒烟的至少也有百六七十个,但它再多也不过仅仅是出名的佐证而已。并算不上该镇的特色。
    真正属于特色的当数这里的文化生活。而这文化生活又分饮食文化和休闲文化两种。
    饮食文化是“进口”文化,和人们常说的餐桌文化又有区别。进口文化首推饮酒和烧烤。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方,你都会看见翻白眼,吐白沫。左脚靠右脚醉得一塌糊涂的酒鬼。夜深人静,总会传来他们歇斯里地的吆喝,粗鲁的叫骂、或令人肉麻的讪笑。大大小小的烧烤摊有如行道树那样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公路两旁,习惯了夜生活的人正围在那里喝酒、打牌、谈天……
    休闲文化也是这里一大特色。主要体现于两点或怕回家吃饭耽误时间的就 叫饭馆直接把饭菜送到牌桌上,吃完又接着战斗。真可谓争分夺秒,而且这些以为营生的大多是享受国家低保的30左右的年轻人。这不能不说是煤矿文化的又一特点。当时社会流传着这么一句俚语:十三亿人口十亿,剩下三亿在跳舞。也有心疼钱不打牌的,自然舞厅就成了他们找乐子的地方。
    歌舞厅虽然多,但那毕竟不是每个男人都消费得起的。不能说消费不起的男人就不心花,不然怎会几千年也才出现一个柳下惠呢?于是大众舞厅就成了小男人和龌龊男人猎艳的地方。
    俗话说;麻雀虽小肝胆具全。世上虽然没有只长稻谷的的土地,但也绝没有只长杂草的地方。即便莨莠混杂,但也不等于没有。也那么一些素质较高的 她们又是怎样打发空闲时间的呢?下面就听听她们的故事。
    一 几多几多愁
    G女士和Y女士同住在这小镇最偏辟的一隅,两人相距不过六七十米的的路程。那里是煤矿所在地。
    两人并不在同一学校执教,但因为G女士上下班必打Y女士楼下经过,几经照面,自然而然也就熟悉起来了。但也仅仅是面熟而已。除了知道对方身份姓氏之外,并不怎么了解,因此也就没什么来往。
    九十年代中期,风盛行中国大地,这股风不知不觉刮到了G女士Y女士所处的小镇。接受新信息颇强的Y女士找到G女士,于是乎G女士上完课以后就跟在Y女士后面屁颠屁颠的瞎忙乎一气。几个月的劳苦奔波,G女士不仅磨破了嘴皮,白搭了许多车费,结果是一条鱼也没有钓着,还自己掏钱买了一大堆化妆品,幸好这化妆品还挺适合G女士的,不然,G女士不气的跳楼才怪。楼虽然没有跳成,但几百元的积蓄全都变成了白花花的护肤霜涂在了脸上,也涂抹在别人的脸上。眼看人家脸上年嫩光光的,但是人家就是舍不得掏腰包。与G女士相比,Y女士则是太幸运了,大概上天早就为她安排好一条阳光大道,她是一路顺风,旗开得胜。钱捞了不少。G女士自愧不如,又把整个心思扑在了工作上。和Y女士就少了来往。Y女士不知不觉就在[url=https://m-mip.39.net/nk/mipso_4892467.html]北京中科医院亲身经历[/url]G女士的记忆中淡忘直至消失。
    Y女士就象真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,几年里, G女士就没有和Y女士打过照面。
    G女士依然故我,形支影单独来独往。尽管出围如许年,但是从未见她身边出现过男性,不了解她的人还以为她行事老道、不露痕迹,或者认为她对男人没有兴趣。表面看来G女士好象生活的还挺滋润   烦恼至极时,G女士偶尔也去舞厅消遣、活动筋骨,用G女士的话来说是减肥。她说:“我什么都不怕,就怕腰圆肚肥。”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G女士是个典型的完美主义者,但她一生注定和完美无缘。好在她素养很高,几十年的风风雨雨,炼就了她男儿般的铮铮铁骨,不管路途多么艰险,她都能够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。
    G女士在闲暇之时,猛然发现了久违的Y女士,不知她是没有看见G女士呢还是有意识回避,G女士就坐在她的对面,但她权当没有看见,懒得上前打招呼。
    一个周末,G女士买菜[url=http://pf.39.net/bdfyy/bdfzd/190204/6856094.html]中科白癜风医院荣获安全管理优秀奖[/url]归来,窄窄的街道上,她们终于相遇了。G女士先打破沉默:“我那天看见你在舞厅,你也喜欢跳舞?”
    “ 闲着没事,去坐坐混混时间。”两女士边走边聊。走到Y女士的楼下时,两人已经很热火了。G女士也知道了她的一些近况,知道她几个前也和丈夫分手了。目前正代价而沽觅高枝另栖。
    哎!G女士不由长长地嘘了一口气,引的路人向她投来诧异的目光。
    第二天中午,Y女士打电话给G女士, “ 你今天下午怎么安排?”
    “没有安排。”
    “ 想去县城跳舞吗?”
    “去了晚上怎么回来?打的回来太奢侈了吧?”
    “你县城有朋友吗?”
    “ 没有。”
    “我朋友倒是挺多,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空闲。我等会打电话问问。这样吧,我问了以后再和你联系。”
    六点多钟,两女士到了县城,在一家火锅店里,G女士见到了Y女士的朋友   两个司机一胖一瘦,一高一矮,年纪似乎都不到四十,虽不难看,但也不很受看,而且稍矮一点的 瘦削男人还微微有些秃顶。倒是那个小伙子模样还不赖。
    席间,他们谈笑风生。划拳、碰杯、劝酒忙得不亦乐乎,G女士却端坐不动,脸上似乎看不到任何表情,面前的酒杯也一直是空着的,哪个未老先衰的秃顶男士再二三的要 往她酒杯倒酒,她就用手捂着酒杯死活不让。见状Y女士说:”少喝点吧,别扫了大家的兴,喝不了的让老六喝。”就像听见了皇帝的赦免令一样,那个秃顶男人赶紧往G女士杯中斟满了酒。
    每轮到G女士喝酒的时候,酒刚粘唇,那个男人就主动把酒接了过去。尽管G女士已卸掉了那份矜持,但是席间几乎就没说什么话,
    秃顶男人就对G女士说:“你是不是太封建了?”G女士[url=http://pf.39.net/xwdt/151016/4710729.html]青海治疗白癜风的医院[/url]樱嘴轻启:“并非封建,只是我从没有单独和男人处过。”
    “这说明你和男人无缘。”那个男人自以为是的马上接了过去。
    舞厅里,霓灯幽幽,人头攒动,Y女士早和哪个微胖的 男士相拥着蠕动起来,G女士坐着没有行动, 席间哪个不断向他献殷情的男人就紧挨她坐着,,G女士有些不耐烦的说;“你也去跳舞啊,坐在这干嘛?”说完G女士起身就向另一个方向走去,身后传来那男人的喃喃自语“真没品位。"
    “是我没品位还是你们档次太低?真没自知之名!”G女士扭过头小声回了一句。
    从舞厅出来,一行人又到了一家茶楼斗地主,G女士不会,又[url=http://pf.39.net/bdfyy/bjzkbdfyy/]哪里有最好的白癜风医院[/url]是那个男人说:“没有关系,我帮你指点,你尽管出牌就是了。”
    凌晨两点,是夜生活人群睡觉的时候了,出了茶楼,Y女士对 G女士说,:“不回去了,等他们去开房,我们两人住一间。”
    到了旅馆,G女士匆匆的走在前面,客房是找到了,可是回头一看,Y女士不见了。只有那个瘦削秃顶的男人紧紧跟在后面。G女士比由故意慢了下来。落在了后面。
    看那男人进去了 ,G女士就往回走。
    G女士在外面徘徊了很久,希望能够看见一辆的士,大概是天突然变冷的缘故,除了矗立在黑暗中的建筑,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。大雨哗哗的下着,阵阵寒风和着冰凉的雨水一起向G女士袭来,衣着单薄的她便罗嗦的像风中飘摇的树叶。
    这时那个男人在屋里叫了起来:“站外面做什么?进来吧,我不会吃你!”
    空气似乎在这一刻凝固了。
    “你怎么还不进来?嫌屋里不够冷吗?”耳边又传来那个男人的叫喊声。
    脚步似乎读懂了大脑刹那间的的犹疑,不知不觉站到了客房门口。
    “进来吧,外面挺冷的。我们就坐着说话吧。”听见屋里的人如此说,G女士终于鼓起勇气走了进去。
    屋里,那个男人正躺在唯一的一张床上看电视,见G女士进去了,欠了欠身子说:”坐下吧。”
    G 女士说:“我们定个君子协定,你不能碰我,否则没有你好果子吃。我可不是好惹的!”
    “我陪你说说话总可以吧?反正我们不能去干扰他们。”
    G女士就蜷缩在沙发上强睁着双眼听那男人说自己的故事,不知什么时候竟迷糊了过去,醒来的时候 天已大亮,而那个男人还在酣梦中。见状,G 女士跳下沙发,稍微梳了梳发,就蹑手蹑脚的想悄悄溜走,没想这时候 那男人突然睁开了眼:“就准备这样走了么 ?”“还要怎样?”“吃了中饭再走吧。”“我有饭吃。谢谢你的盛情。”G女士抓过包边说边往外走,那男人又喊到:“给我买包烟上来可以吗?或者给我捎些早餐回来。”

頁: [1]

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 7.0.0  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