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scuz! Board's Archiver

时光太瘦i 發表於 2019-6-9 01:22

-b-坚守--b-1e4hy1hc

为了爱,为了你,为了家,我,一定会坚守,直到你回来。写在前面
近几天,一直都心绪不宁,因为,总被朋友夫妻之间的深深情意所打动。每当我静下心来,眼前总能浮现朋友那憔悴而坚强的面容,耳边总能响起朋友那掷地有声而又感人肺腑的话语。朋友的坚韧与刚强,朋友夫妻之间矢志不渝的深情,无不令我感动、让我动容。  那日,偶然收到一封陌生人的来信,说实话,让我感到很奇怪。因为,不知已有多少年,我未曾收到过信了。而且,这封信竟然还是从监狱里寄来的,这就更让我奇怪了,因为我很清楚,我在监狱里没有熟人。满怀好奇,我急切地打开信封,可当我读完信之后,却是不由满眼含泪。这,竟然是我一位朋友的老公写来的。  信上,他告诉我他因为某事而有了牢狱之灾,尽管从轻判处,却还是被判了11年。可是,他却并不是要跟我诉苦,而是拜托我去看看他的老婆我的朋友。然后,还拜托我,要我劝他老婆改嫁,不要她苦苦地等他11年。说实话,在看完这封信后,我是有些震惊的,然而更多的却是感动。震惊的是,这样一个男人为何会惹上牢狱之灾呢?(对他,我是熟识的。他为人很是幽默风趣,也很疼爱他的老婆,对朋友也很讲义气。)而感动的则是,他竟然怕老婆吃苦,而要我去劝她改嫁。他的为人好坏,姑且不论,单只他对老婆的这份疼爱与惦念,足以使我深深动容了。于是,我抽空去看了我的这位朋友。  开车来到了朋友所在的村子,经过好久的打听,终于找到了朋友的家里。我下车去敲门,久未有人应声。就在我打算要回转的时候,院里传来了一个稚嫩的童声:谁呀?我还来不及答言,门就吱[url=http://pf.39.net/bdfyy/bdfzj/180809/6450486.html]白癜风图片[/url]呀一声开了。我连忙走上前去,却看到了一个小女孩站在门口,她正用惊奇的眼光看着我,许久,才细声问道:请问你找谁啊?看着她,我就知道她必定是朋友的女儿,因为,她和朋友长得太像了。我不由得轻轻地蹲下身,想要伸手去抚摸她的头,可是,她却忽然飞快地闪开了我的手,害怕地问道:你到底是谁?来我家干嘛?看着她害怕的样子,我不敢再有任何的举动,只是轻声问道:你妈妈在家吗?我是你妈妈的朋友,来看看你妈妈。她又怔怔地看了我良久,直到屋里传来哭声,她才急忙转身,嘴里还不停地喊道:乖弟弟,不哭,不哭哦。姐姐,回来了,马上就回来了随着她,我也慢慢地走进了院里。  顺着哭声,我进到了屋里,待看清屋里的情况,不由一阵心酸。这个女孩也不过10岁左右,竟然那样熟练地抱着一个不足周岁的小男孩。那细弱的手臂,是如何抱起那个胖乎乎的小男孩的呀?只见她双臂不停地抖动,嘴里还喃喃有词:弟弟乖,乖哦,妈妈马上就回来了。你再坚持一会,坚持一小会看着此情此景,我心里很是酸涩。于是,走过去,将小男孩接了过来,并且告诉小女孩:你弟弟是饿了,去给他找些吃的就好了。小女孩吃惊地看着我,好似有些不相信。我不由说道:我要是坏人,早把你和你弟弟给绑起来了。听完这些,也不知小女孩是相信我了,还是怎么的,竟然去转身给弟弟找吃的了。  可是,等了良久,小女孩却是空着手回来的。我不由吃惊地问道:不是让你拿吃的去了吗?再不[url=http://www.wxzbjx.com/m/]白癜风吃什么好[/url],奶粉也行啊我话还没完,小女孩就哭了:阿姨,我家没有奶粉了,也没找到吃的。我想起妈妈说,等她下班回来,会给弟弟买回来的我听不下去了,我无法想象他们的生活是怎样的拮据。我含着泪,蹲下身子,去拥抱这个令人怜惜而又让人心酸的小女孩。  正当我沉浸在伤痛之中时,屋里的门被推开了,只听到:玲,你弟弟哭了吗?他还听话吗我顺声望去,看到了一个满面沧桑而又略显老态的女人,这就是我的朋友?我真的难以置信,要知道,当年的她,是那样的漂亮、那样的水灵,可如今可是,我却更明白,由不得我不信,这确确实实就是她。还没等我开口,她就高声嚷道:你是谁?来我家,要干什么?快放下我儿子连珠炮似的一阵高声咆哮,根本容不得我插言。直到她喊完,我才慢慢开口:芳,你变了好多。不认识我了吗?我是云儿啊哇未待我说完,芳就痛哭失声,飞快地跑到我身边,抱住我,开始了撕心裂肺的痛哭。我知道,她有太多的委屈和痛苦要宣泄,于是,我静默无言,只是用手轻拍她的后背,让她哭个痛快,将所有的委屈和痛苦全都发泄出来。而芳的女儿则懂事地将弟弟接了过去。  不知哭了多久,终于,芳慢慢平静了下来,抽噎着问我:你怎么会来看我?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,你怎么会找到我家?  听完她的询问,我没有回答,反而出声问道:先告诉我,这样的日子,苦吗?过这样的日子,你难过吗?  怎么会苦呢?我有老公疼着、宠着,还有一双儿女环绕膝下,我我很幸福的像是要极力掩饰什么,她说得飞快。  芳,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来这里看你?我们是朋友,对我,你不用隐瞒的。我望着她,慢慢地说道。  你都知道了,是吗?出于同情,你才来看我?那我告诉你,我不需要,我不用别人来同情我仿佛我的话戳到了她的伤口,她瞬间就竖起尖刺,将自己保护起来。看着这样的她,我心里说不出的难过。因为曾经的她,是那样的温婉与贤淑,根本就不会如此歇斯底里的。  我静静地等她嚷够了,才将她老公的信拿出来,然后递给她:你看看吧,看完之后,你就明白了。  她满眼好奇,却还是迟疑地把信接了过去,慢慢地打开信读了起来。就在她读的过程之中,她的眼泪不由得慢慢滑落了下来。待她看完,早已是泪眼模糊,信上也已是泪痕斑斑。  啜泣,无声,却最是让人心伤。  过了许久,她才慢慢平复下来,他何时给你写的这封信?为什么给你写,却从来不给我只言片语?他可知道,我几乎是夜夜流泪到天亮,我想他,我想他,想得心生疼生疼的说完,接着,就是嚎啕大哭。  我无声,只能陪着她默默流泪。因为,此时,无论任何语言,都是苍[url=https://m-mip.39.net/news/mipso_6016832.html]白癜风的饮食[/url]白无力的。那种发自内心、撕心裂肺的疼痛,若非当事人,是谁也无法理解的。  我就这样静静地陪着她流泪,直到过了许久,在她慢慢平复了一些之后,我才幽幽地开口:这是他前几天写给我的,所以,我才会知道这事。我并没有别的意思,我只是想来看看你,看看你过得好不好  云儿,抱歉,刚刚我失态了。你的为人,我知道,我知道你是因为担心我,才来看我的。没等我说完,芳就说话了。因为,她的情绪已经平复得差不多了。  我看着她,只是轻轻地问道:那,你有何打算?是要这样一个人坚持下去?还是要离婚,然后再嫁?  我不会离婚,我一定要等他回来!是,我承认,这种日子很苦、很难,尤其是一个女人还带着两个孩子。不只生活清贫,那种感情上的孤独和精神上的寂寞,更是难熬。可是,我会坚持,因为,我心中有爱。我想,只要我们之间的爱还在,那我就不会孤独。芳,回答得斩钉截铁,我明了她的决心,也就没有打算再说些什么。  还记得,我们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吗?她又问我道。我不明白,也就定定地望着她。  爱在,心在,梦就会在。因为我心中有爱,所以,不会感觉孤独;同样的,只要他心中有我,那我就会一直坚守下去,直到他的归来。我会让他明白:我为了爱,为了他,为了家,我一定会坚守下去。我要让他回来时,还能感到家的幸福和温暖。听完她的这段话,我不由肃然起敬。或许,她真的不懂什么是海枯石烂;也或许,她真的不懂什么是沧海桑田。但她却用最朴实的语言、最坚贞的情感,在践行着何谓海枯石烂、何谓沧海桑田。  如果说,我曾感觉她很柔弱,那么这会,我看到了她的坚强;如果说,我曾可怜过她,那么此时,我对她肃然起敬;如果说,我曾认为她的日子过得凄惨无比,那么这会,我感觉到了她的幸福和快乐。于是,我知道,我不用再担心她了,她会生活的很好、很幸福的。  最后,在我临回来之前,芳要我待她转告她的老公:为了爱,为了你,为了家,我,一定会坚守,直到你回来。我等你,直到永远!  而我,怀着满心的感动和祝福,带着芳送给她老公的深情话语,驱车离开了她的家。在离开时,我听到芳的家里传来了阵阵欢笑声与孩子们的呀呀言语         





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

頁: [1]

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 7.0.0  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